无限播放下载

而此时,这台悍马车虽然抛锚了,但引擎,却还能使用。

陈纵横一把抓住北极狼的胳膊,将他的整条胳膊,都塞进了悍马车的v8引擎中。

“你…你要干什么?!”北极狼见到这一幕,整个人面色聚变,狰狞颤抖,厉声怒道!

他试图挣扎,可他整条胳膊,都被狠狠卡在悍马车的引擎发动机内,深深卡主,根本无法抽出来。

陈纵横眸光平静冷漠,跳下引擎盖,转身,跨上了悍马越野车的驾驶室。

坐在驾驶室内,他眸光平静深邃,盯着车头引擎盖上的北极狼。

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是谁,透露给你秋伊人的消息?”

“你背后的雇主,又是谁?”

陈纵横的语气很平静,盯着北极狼,淡淡问道。

此时,北极狼整个身子,都被深深卡在越野车引擎盖内,面色狰狞颤抖,根本无法动弹。

北极狼颤抖狰狞,试图威胁,“死神…放过我…否则,我背后的主人,不会饶了你的……”

见到这北极狼,竟还冥顽不灵?

雨自未来而你在 美丽的金发女孩

陈纵横也懒得废话。

他直接扭动了悍马车的启动钥匙。

“滋,轰~!”一声,悍马越野车点火,启动…!

北极狼整个人面色一颤,猛地反应过来…!

“no……!!no……!!”他愤怒大声狰狞,可此时,却已来不及!!

悍马越野车的引擎发动机,点火受热,瞬间高速转动…!

“no…!!”北极狼狰狞惨嚎一声,“噗噗噗……!!”眼前,一阵腥血疯狂溅射而出!

他的整条右手胳膊,被狠狠卡在发动机中,随着发动机的汽缸高速转动,他的手臂…瞬间被发动机疯狂切割!

犹如绞肉机一般,整条右手胳膊,瞬间被切割成了一片碎肉!!

腥血疯狂飞溅,沾染了他的整个面颊!!

无数碎肉,手臂骨头残渣飞溅而出,沾染了整个车头……!!

“呃啊……!!”北极狼剧痛狰狞,整个人都疯狂颤抖,手臂连心啊!!

此时,他的整条右臂,被发动机引擎盖瞬间搅拌粉碎!!

整条右臂…都没了!

腥血疯狂溢出!

北极狼的脑袋,此时还被深陷在引擎盖车头中。

他只能眼睁睁,看着自己的右手手臂,被卷进发动机内,被搅拌切割成一片碎肉!

这他妈简直…!!

生不如死啊…!

剧痛侵袭之下,还要眼睁睁,看着自己的手臂…被卷进发动机内,腥血飞溅,溅射在自己的脸上!

这一幕,简直!!

“呃啊……”北极狼剧痛狰狞,几欲崩溃了!

此时,悍马车的发动机,正在高速旋转着。

8个汽缸门,疯狂旋动。

整个硕大的发动机,都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!

那是北极狼的鲜血。

血染红了整个发动机,无比狰狞凄惨!

“现在,愿意说了吗?”陈纵横眸光平静,缓缓跨出了悍马越野车。

他跳上了越野车引擎,抓起北极狼的左手胳膊,放到了发动机引擎前,眸光平静,淡淡问道。

北极狼整个人剧痛狰狞,浑身都在颤抖。

而就在他犹豫的片刻,陈纵横已然一把揪住他的胳膊,直接朝着下方那台高速运转的发动机,疯狂摁了下去…!!

根本,没有给他任何思考的机会!

“no……!!!”北极狼面色骤变,惨嚎一声…!

可他,根本来不及反应!

“噗噗噗……!!”

血肉骨头,被疯狂切割,搅拌,绞肉旋转的声音!!

悍马发动机,犹如一台高速旋转的绞肉机,将北极狼整条左手胳膊,也疯狂的席卷搅碎…!

“呃啊……!!”北极狼剧痛惨嚎,整个人彻底崩溃了!!

这,简直生不如死啊!!

“杀了我…求求你…杀了我!!”北极狼彻底崩溃了!心神颤抖,完崩溃!

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胳膊,被发动机嚼碎!

他的脸上,眼睛,嘴角,都沾染自己的血肉,这他妈…简直!!

生不如死…!!

北极狼崩溃了,凄惨嚎叫,此时此刻,他根本不想活下去了!

他只求对方,给自己一条死路!

早死早超生!!

死了,一了百了,也不用承受如此无尽的折磨了啊!!

可,死神,又怎可能给他机会,让他去死?

死神的审讯,世界上,任何一个人,都无法承受。

他一把揪住北极狼的脑袋,而后将他的脑袋,整个都摁到了发动机前。

“你是打算,右边脸颊,先被搅碎呢?还是……左边脸,先搅碎?”陈纵横眸光平静淡漠,缓缓问道。

北极狼整个人身躯剧烈颤抖,裤裆间…一股尿骚味儿瞬间涌出!

他,被彻底吓尿了…!!

此时,他的脑袋,距离发动机引擎,只差一厘米距离!

他甚至能够感受到,发动机高速旋转,所发出的恐怖声音!

发动机疯狂旋转,发出一阵巨大的涡流风浪,让他整个面颊,都要被吸进去了!

只差一厘米,他的脑袋…就要被搅拌成碎泥血肉啊!

什么叫,人间地狱?

这,便是人间地狱。

“不…不…不要…!!求求你!!”北极狼此时此刻,屎尿失禁!彻底崩溃了!!

这他妈,简直生不如死啊…!!

陈纵横面色冷漠平静,摁压着他的脑袋,犹如一尊冰冷的魔神。

“你背后的雇主,是谁?”

陈纵横的声音冷漠如冰剑,冷冷问道。

北极狼此刻,彻底被吓得颤抖,他根本…不敢有任何反抗,声音哆嗦颤抖,满口血水,轻颤道,“我…我的主人…是…是王子……”

“是王子……给我秋伊人的消息…让我们去炎夏,绑…绑架秋伊人的……”

王子?!

听到这两个字,陈纵横的瞳孔,微微一凝。

唯有,各方洲部王侯,皇室血脉的后裔,才能…被尊称为王子。

难道……这件事,牵涉到…某个洲部的王子?

这。

事情,恐怕…牵涉很大。

死神的瞳孔,变得有些凝戾。

“哪方部洲的王子?”他声音冷漠无比,盯着脚下的北极狼,冷冷问道。

北极狼身躯颤抖无比,挣扎迟疑不定…他不敢说出背后那尊王子的身份。

因为,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。

正当,他迟疑不定之际。

突然…上空黑夜天际,一阵呼啸声…爆鸣而过…!

一架银色战斗机,猛地从上空天际掠过…!

Tagged